成人情色網

關於部落格
成人情色網
  • 22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廣州海關3小時查獲5起走私冰毒案

    廣州海關查獲夾藏在各種物品中的冰毒羊城晚報訊 記者馬漢青、通訊員關悅攝影報道:廣州外接式硬碟海關駐郵局辦事處關員近日在短短三個多小時里,連續查獲了5宗走私冰毒出境案件。廣州海關強調,將繼續通過...
繼續閱讀

江西吉安原政協副主席林翹銀涉嫌受賄被立案偵查


  中新網7月17日電 據最高人民檢察院網站消息,日前,經江西省人民檢察院決定,指定鷹潭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吉安市政協原副主席林翹銀(副廳級)涉嫌受賄犯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案件偵查工作正在進行中。  (原標題:江西吉安原政協副主席林翹銀涉嫌受賄被立案偵查)
繼續閱讀

成立網絡作家協會多此一舉


  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陳崎嶸日前透露,中國作協已啟動成立中國網絡作家協會的相關籌備工作,將向有關部門報批。另據悉,一個全國性的首次專為網絡文學設立的評獎活動也將啟動。(7月14日《北京青年報》)
  我們知道,網絡是一種新興媒體,也被稱為第四媒體。無論是傳統媒體,還是新媒體,就小說創作來說,沒有本質的區別,發表在傳統媒上的小說和發在網絡上的小說,對於讀者而言,只是閱讀的載體不同。從文學的角度說,它們都是小說,而寫小說的人都是作家。儘管在網絡上寫小說的作家水平參差不齊,但是我們仍然應該視其為作家。既然如此,我們已經有了中國作家協會,再專門成立網絡作家協會似乎就顯得多此一舉。
  事實上,從1998年痞子蔡的網絡小說《第一次親密接觸》算起,我國網絡文學已走過16年。據中國作協統計,全國網絡簽約作者突破250萬,文學網站日更新突破1.5億漢字。另據不完全統計,近10年,發表在網上的“原創文學”作品,已超過近60年所印刷的當代文學總和。這說明,作家協會還是一直關註中國網絡作家隊伍的。殊不知,在作家群體中,你也無法把互聯網作家與傳統作家分得清楚,他們的作品發表途徑並非固定的模式,而是互為交叉的,今天的網絡作家,也許明天會轉化為傳統意義的作家。
  為什麼要成立網絡作家協會?據說是為讓網絡作家找到自己的“家”。在過去長達16年的網絡文學創作中,網絡作家沒有家嗎?他們有家,他們的家就是中國作家協會。現在要成立網絡作家協會,給人的感覺是作家協會似乎不承認網絡作家似的。成立網絡作家協會看似根據網絡文學特點制定標準、規範程序,希望能以此鼓勵創作出更多優秀的網絡文學作品,但實際上是一種對網絡文學因“另眼相看”而“另立門戶”的表現,那暗含的意思是說:網絡小說的準入門檻較低,而文學是有門檻的。傳統出版模式使作品的發表必須經歷篩選的過程,最終發表的作品總是極少數。而網絡小說的誕生使得發表作品不再需要傳統的篩選程序,任何作者都可以將作品發在網上,人人都可以當作家。這反映了目前作家主流人群對網絡文學存在的偏見。
  其實,網絡文學的發展,需要各級作家協會納入管理就可以了,完全沒有必要再成立網絡作家協會。因為無論採用什麼載體發表小說,小說就是小說,作家就是作家,大體上是一樣的。難道出現一種新的小說發佈形式,我們就要成立一個作家協會嗎?如果按發表小說的載體來成立作家協會的話,那麼我們至少還缺少中國廣播作家協會、中國電視作家協會、中國報紙作家協會、中國手機作家協會,如此一來,是不是把作家分得過於清楚了?
  文/孫建清  (原標題:成立網絡作家協會多此一舉)
繼續閱讀

“俄羅斯楊”成為烏蘇農民“搖錢樹”



  烏蘇市四棵樹鎮哈爾莫墩村村民方傳明種植的俄羅斯楊苗
  天山網訊(通訊員任淑英 王霞攝影報道)“這種俄羅斯楊特別適應新疆氣候條件,無飛絮,抗逆性乾抗寒,零下43℃低溫也可安全過冬。還有它耐乾旱耐高溫,夏季在41.1℃高溫條件下能正常生長。對土壤要求不嚴,非常容易成活”。7月2日,烏蘇市四棵樹鎮哈爾莫墩村村民方傳明指著自己栽種的俄羅斯楊給筆者介紹著。
  近年來,由於棉花種植成本高加之市場不穩定,該鎮把發展特色種植作為發展農村經濟的增長點、優化農業結構的突破點、增加農民收入的著力點。根據該鎮實際情況,積極引導農民大力發展特色種植產業,今年,該鎮還進一步落實了水稻、加工番茄、制種玉米、蔬菜等特色種植作物。
  方傳明說:“這是我第二年種植俄羅斯楊了,之所以選擇種俄羅斯楊是因為它成本較低、省事,而且效益也不錯,每畝地成本2000多元,每畝地有樹苗6000棵左右,妹售價在1~1.3元,主要銷售到克拉瑪依、石河子等地作為農田防護林造林或綠化樹種,當年種當年就可以賣了,比種棉花划算多了。你看,今年我家樹苗長的多好,一定又能賣個好價錢”。
  據瞭解,哈爾莫墩村今年種植俄羅斯楊100多畝,結合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該鎮黨委、政府為了調動農民的積極性,經常下村入戶宣傳做思想工作,同時安排鎮農技站技術人員對農戶進行跟蹤式服務,定期不定期對農戶進行技術指導,保證俄羅斯楊的產量和質量。  (原標題:“俄羅斯楊”成為烏蘇農民“搖錢樹”)
繼續閱讀

海口五個 電動車上牌點


  海口五個電動車上牌點
  ●椰海上牌點
  地址:瓊山區椰海大道學院路口往西100米處,咨詢電話:66987503;
  ●愛華上牌點
  地址:秀英區濱海大道78號愛華汽車廣場內,咨詢電話:66501031;
  ●白沙門上牌點
  地址:美蘭區海甸島白沙門公園正門西側,咨詢電話:66192091;
  ●世紀公園第一上牌點
  地址:龍華區世紀公園東側,咨詢電話:66501770;
  ●世紀公園第二上牌點
  地址:龍華區世紀公園北側,咨詢電話:66501770。
  ●溫馨提醒:
  上班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2:30,14:00-21:00  (原標題:海口五個 電動車上牌點)
繼續閱讀

11歲男孩經常離家出走


  11歲男孩經常離家出走
  數天前再次出走,父母盼其儘快回家
  11歲男孩經常離家出走
  數天前再次出走,父母盼其儘快回家
  □記者 廖自如
  本報訊 6月25日下午,在海口市農墾第三小學讀三年級的小磊再次離家出走。父母焦慮萬分,盼其儘快回家。
  6月25日下午,小磊放學後沒有像平常一樣回家。小磊的父母找遍了他所有可能去的地方,也詢問了親戚朋友和他的同學,可依然沒有消息。父母判斷,小磊再次離家出走了。
  小磊離家出走後,他的母親陳菊嬌幾天來一直在海口濱濂村附近,手裡拿著一張小磊的照片沿著馬路逢人就上前打聽兒子的消息。陳菊嬌說,因為兒子學習成績不好,性格倔強,她 6月24日打了他兩巴掌。據介紹,小磊之前經常離家出走。
  海口市農墾第三小學副校長王健告訴記者,昨日上午,小磊的家長來到學校,和學校老師商談給小磊轉學有關事宜。得知小磊離家出走的消息後,老師和小磊家人向轄區警方報了案。  (原標題:11歲男孩經常離家出走)
繼續閱讀

紐約中小華商盼商業環境改善 支持孟昭文減稅提案


  中新網6月26日電 據美國《世界日報》報道,對於孟昭文的減稅提案,華裔中小型商家、樓宇業主、租戶均熱烈歡迎。業主們認為有助舒緩維護費用的壓力,租戶則認為樓宇得以維護,商業環境自然也會變好。
  美國餐飲協會榮譽會長蘇煥光表示,中小型商家都應該因此提案感到雀躍,這實質上是變相減稅,抵稅的錢可以用來裝修、安置計算機、更新商業設備等,很多業主可以大膽花錢處理樓宇潛在的危險,避免發生大問題,省錢之餘,也可以提早享受稅務優惠。
  紐約中華公所主席伍銳賢說,“很多華裔業主和中小商家其實都不願意裝修,最實際的做法就是直接減地稅,直接減差額。”他指現在很多華埠商業租戶都不喜歡簽長約,通常都是五年租約,所以多年來租戶不停地換,生意也不是很旺,業主們都已經懶得重新裝修。
  小區人士陳家齡認為,這個提案對華裔商家和業主相當重要,因為有抵稅額,業主可以騰出更多的資金重新裝修鋪面,維持、改善樓宇環境等。試想長時間未維護的老舊樓宇,未來會需要更高花費在緊急搶修和內部維修上,比如管道生鏽、電線破舊、長期漏水等安全隱患問題,都會損壞建築結構,更可能導致坍塌或火災。
  一位在華埠十餘年做食品生意的租戶陳先生說,“附近的樓宇都很老舊了,房東若是能勤快地打理大樓,包括外牆和門前、樓道、公用廁所等,定期維護大樓,我們租戶的生意會更好。房東也不需因為維修額外加租,這是件雙贏的事情。”(李玥)  (原標題:紐約中小華商盼商業環境改善 支持孟昭文減稅提案)
繼續閱讀

日本男子在臺灣砸車打警察稱“打倒黑社會”


  關註:臺海網海峽導報
  臺海網(微博)6月18日訊 據臺灣東森新聞網報道,自稱在“東京特搜部”工作的50歲日籍男子松元博,17日下午身穿世界杯日本隊球衣,在臺北市猛拍路邊車輛,還對路人大呼小叫,見警察到場甚至拳腳相向。松元博被警方制伏逮捕後,聲稱來臺灣是為了“打倒所有臺灣黑社會”,訊後被警方依妨害公務、毀損等罪嫌移送法辦。
  警方調查,身穿日本足球隊6號後衛“森重真人”球衣、身材壯碩的松元博,16日上午才入境臺灣,18日就要出境,卻不知為何突然在臺北街頭猛拍路邊車輛、叫囂鬧事,還出拳毆傷轄區警察。事後警方對他進行酒測,發現酒測值為零,又從他身上搜出一本日本的殘障手冊,但松元博自稱那是偽造的。
  被警察帶回派出所後,松元博仍不斷以日文參雜中文大聲咆哮,表達對臺灣以及對日本隊世界杯輸球的不滿。
  訊問時他先供稱自己在阿富汗當歌手,又說“因為痛恨黑社會”,最近加入名為“東京特搜隊”的特密組織,這次是以“打倒黑社會”的目的來台,還強調自己在日本有4項刑案紀錄。
  到了晚間準備要移送地檢署時,松元博還一直嚷嚷要警察帶他回投宿的國賓飯店拿精神疾病的藥,最後被警方依妨害公務、傷害、毀損罪嫌移送法辦。
  責任編輯:劉強  (原標題:日本男子在臺灣砸車打警察稱“打倒黑社會”)
繼續閱讀

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回擊安倍和哈格爾無端指責


  央廣網北京6月2日消息(記者王亮 鄧曦光)據中國之聲《新聞和報紙摘要》報道,昨天(1日),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在香格裡拉對話會上發表演講時,脫離講稿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無端攻擊中國的言論作出回應。14-6-2 新聞和報紙摘要全文>>>尚為音視頻播放器
  王冠中:講到這裡,我想離開的我的演講稿,對會議期間安倍先生、哈格爾先生的演講說幾句我的看法。
  王冠中說,來而不往非禮也,對話會就是大家相互討論,你說你的看法,我說我的看法,真理會在討論中顯現出來。隨後,王冠中談了對安倍和哈格爾發言的看法。
  王冠中:安倍先生的發言和哈格爾先生的發言是對中國的一種挑釁,給我的感覺他們是一唱一和的。安倍是明裡暗裡、點名不點名地、直接地、旁敲側擊地攻擊中國。哈格爾比較“坦率”,他直接地、公開地、無端地指責中國。哈格爾先生的演講是一篇充滿霸權主義味道的演講、是一篇充滿威脅恐嚇語言的演講、是一篇鼓動慫恿亞太不安全因素起來挑事鬧事言辭的演講,是一篇充滿著非建設性態度的演講。
  王冠中強調,中國在事關自己領土主權和海域劃分的問題上,長期以來,從未首先挑起爭端,都是在別人挑起爭端後,中國才採取應對的措施。
  王冠中:這次是誰首先挑起爭論和紛爭,那麼大家會很清楚。究竟是誰咄咄逼人?是美國和日本聯起手來咄咄逼人,而不是中國。  (原標題: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回擊安倍和哈格爾無端指責)
繼續閱讀

釣魚溺死 家屬狀告朋友未盡義務


  □通訊員 施中宣
  金陵晚報記者 董紅偉
  一場意外,讓相伴出游的老友陰陽兩隔,讓相識多年的老友對簿公堂,江寧法院湯山法庭,最近開庭審理了這起案件:兩個十多年的老朋友,在另一老友的介紹下,去一處農莊釣魚。結果一個老友再也沒回來——三天后屍體才浮出水塘。而在此之前,兩人以為水性不錯的他有事先走了,找了一會各自回家了。
  死者家屬一口氣把兩名老友以及農莊告上了法庭。
  相約垂釣,老友“一去不回”
  這起因釣魚引發的賠償糾紛,從去年秋天發生時算起,已經四次開庭。
  家住南京玄武區的市民老譚,和老李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也都喜歡釣魚。事發當天,兩人提著釣具趕到湯山,因為老李知道一個釣魚的好地方:魚多、安靜,而且有當地的熟人推薦。
  這個熟人,就是本案的第二被告老竇。老竇開車帶著他們到了他們指定的農莊門口,就開車走了。
  轉眼到了飯點,老竇回到農莊接老李他們,可水塘邊只剩下老譚。老譚說,看到老李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往魚塘外面走了,可能是去上廁所了。再打電話,已經關機,附近找了一圈,也沒見人。老竇在得知老李水性不錯後,也開車走了。獨自留在農莊的老譚,在農莊管理員的幫助下,一直找人找到下午2點多,還是沒等到人,就走了。
  陳屍水塘,多年老友成被告
  三天后,老李的屍體,在水塘里被人發現。經當地衛生院檢查,老李是溺水死亡。而警方勘驗後,排除他殺,但因老李的家人不同意屍檢,最終死因至今沒有明確的結論。
  同去釣魚,卻陰陽兩隔,老李的家人責怪老譚:兩人有相互照顧的義務,老李出事了,他不但沒發現,而且還一個人回家了,也沒通知老李的家人。同樣在家屬看來有責任的,還有農莊和老竇:農莊有責任和義務保障農莊內的垂釣者安全。
  老李的家人將老譚、老竇以及農莊老闆都告上了法庭,要求他們對老李的死亡,分別承擔15%、5%和30%的責任,共計賠償30多萬元。
  三被告均稱盡到義務
  5月15日,江寧湯山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此案。在法庭上,被告的三方,均稱自己盡到了相關的義務,不應承擔任何責任。
  老譚認為,這次釣魚是老李主動邀請的,地點也是他聯繫的。事發前,他曾看到老李打著電話離開魚塘,而對他何時回來、何時出事,他均不知情。該找的地方他也找過了,盡到了相互關照的義務。
  而老竇的代理人則認為,老竇只是看在老朋友面上幫忙接老李去釣魚,“發現老李不見了後,他也尋找了半個多小時,得知他水性不錯後,才離開的。所以,他也盡到了自己的責任和義務。”
  而農莊老闆更連說自己冤枉,“這兩個人去釣魚,我根本不知情。他們是門衛私人放進來的。”而他認為,農莊魚塘旁邊,設置有安全警示標示,也有水上保安巡邏,不存在安全隱患。“他們是通過私人關係進去的,水上保安都不知道。”事發後,他們也組織人手尋找了,所以這事跟農莊沒直接關係,也不應該承擔責任。法官宣佈擇日宣判。(文中人物均系化姓)
  (原標題:釣魚溺死 家屬狀告朋友未盡義務)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